新闻中心
集团要闻
航班号真的有规律吗?

  航班号真的有规律可循吗?如果像网上流传的说法:“航班号有四个数字,第一位、第二位数字代表地域,如1代表华北、2为西北、3为华南、4为西南、5为华东、6为东北、8为厦门、9为新疆”,那么MU2842航班怎么会是东方航空公司从北京飞往南京的呢?接受民航资源网采访的数位业内人士解释,国内的航班号在历史上确实有过规律。原则上,我国国内航班两字码加4位数,国际航班两字码加3位数,出基地的结尾单数,回基地的结尾双数,加班或者补班航班号另外有规定。但近年来随着民航的快速发展,原有的规律正在逐步消亡,相当多的航班号已经没有了规律。

  2004年以前,中国国内航班号的编排是由航空公司的两字代码加4位数字组成,航空公司代码由民航局规定公布,后面四位数字的第一位代表航空公司的基地所在地区,第二位代表航班基地外终点所在地区。其中数字1代表华北、2为西北、3为华南、4为西南、5为华东、6为东北、8为厦门、9为新疆,第三、第四位表示航班的序号,单数表示由基地出发向外飞的航班,双数表示飞回基地的回程航班。以CA1585为例,CA是中国国际航空公司的代码,第一位数字1表示华北地区,国航的基地在北京;第二位数字5表示华东,烟台属华东地区;后两位85为航班序号,末位5是单数,表示该航班为去程航班。CA1586则为国航飞烟台至北京的回程航班了。国际航班号的编排,是由航空公司代码加3位数字组成。第一位数字表示航空公司,后两位为航班序号,与国内航班号相同的是单数为去程,双数为回程。

  由于这些不成文的规定源于民航发展初期,当时航班主要由民航局直属航空公司承担,按区域划分飞行任务的安排,使得航班号十分有规律。随着地方航空公司的发展、民航企业间重组、代码共享、飞行区域交叉等原因,航班号显得有些乱,不再那么严格遵循规律。

  2004年,三大航空公司重组后,航班号的编制和使用方法混乱,时有航班号数字重复现象,导致陆空通话中出现误听问题。中国民航局重新制定了航班号分配和使用方案,计划2004年10月底的秋冬季航班换季时执行。

  同年,中国民用航空局《关于印发《中国民航航班号分配和使用方案》的通知》,各航空公司编制新的航班号要遵循以下原则:

  三、编制国际和地区航班号时,原则上按3位数字安排,如果3位数字不够时,可以使用分配给本公司的4位数字航班号,但不能与本公司国内的航班号重复。

  四、在编制加班、包机等临时飞行航班号时,应在分配给本公司航班号的数字范围内编排,但不得与当天的定期航班航班号重复。

  此轮调整后,国内航班号使用4位数字,国际(含港澳)航班号使用3位数字。国航、南航、东航和海航原使用的航班号调整不大,主要是在一些地方航空公司航班号中调整(调整后的国内航班号国航为“1”、“4”字头;东航为“2”和“5”字头;南航为“3”和“6”字头;海航为“7”字头;厦航和川航为“8”字头;上航和深航为“9”字头)。

  时至今日,随着新兴航空公司和航班越来越多,很多航班号无法套用原来的规律了。虽说航班号不再有严格规律了,但也并非“无迹可寻”。

  唯一保持不变的,是出基地的结尾单数,回基地的结尾双数这一规律。比如中国国际航空公司基地在北京,国航北京飞广州的航班号是CA1301的话,那么从广州飞回北京时航班号就是CA1302,而南方航空公司基地在广州,南航广州飞北京的航班号是CZ3101的线)“数字——地区”对应有迹可循

  除此之外,根据“飞常准”提供的最新统计数据,在概率上,航班号的前两位数字仍与航空公司的基地位置、终点位置有一定的相关性。从航班第一、第二位数字的统计数据来看,这个“数字——地区”的规律特别对国航、南航、东航来说,仍然有迹可循。比如国航(CA)的航班号第一位为“1”、“4”、“8”、“9”。使用“1”(即原来代表的华北基地)这个开头的航班最多,占63%。南航(CZ)的航班,“3”(即原来代表的华南基地)字最多,占53%。东航(MU)的航班,“5”(华东)字头最多,占53%。。第二位数特别字为“5”的航班,飞往华东的占多数。第二位数字为“1”的航班,飞往华北的比例最高。

  如果航班因为天气、机械故障等原因延误、备降、取消,需要补班飞行,为区分原航班和补班航班,航空公司会在航班号后面加个字母,如CZ310W。具体规则是,Z代表0,Y代表1,X代表2,以此类推:“0-Z1-Y2-X3-W4-V5-U6-T7-S8-R9-Q”。

上一篇:南非航空与中国国航实现代码共享
下一篇:证券时报多媒体数字报刊平台